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情欲薄荷糖
情欲薄荷糖

情欲薄荷糖

「喂喂,知道吗?B班的大浦由美子耶……」

  「和奈穗美前辈搞在一起对吗?早知道了!」

  「啊,那你说有什么新鲜事嘛!」

  「那个小爱啊,终于向美智子告白拉!」

  「哎?小爱和荻坂前辈?!」

  「是啊,说来话长了。那个小丫头从中等部的时候开始就说过这样的打算,

  今天终于下决心了。」

  「不知道会怎么样呢……」

  私立霞丘高中。这是一所有古老传统的学校。从明治年间建校以来就一直是女子学校。昭和四十年开始改成私立,更换了经营者,于是成了现在的男女同校制。

  现在学校分中等部和高等部。大部分学生都接受六年一贯制的教育,也有少数中途转入其他高中。受过去传统影响,直到现在仍然女学生占绝大多数。男女比例大概是一比三左右。但是,男生们并不怎么幸福。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风气,这个学校女生之间关系密切的现象比较普遍。过激的言词并不会引起什么大问题,女孩子之间的亲密行为也不被看做反常。反倒男女之间的交往特别少见。不过没人讨厌这种事情,除了一些\\\' 纯粹\\\' 的人之外,女孩子们都乐此不疲。总之,女同性伴侣居多是不可动摇的事实。

  最近还风传有男生和男生交往。乍听起来有点反常,不过想一想似乎也符合霞丘高中的传统,于是没过三两天就被人淡忘了。

  「厉害啊!」

  小早川千夏,私立霞丘高中高等部一年级,学校头号不良少女。虽说以霞丘高中的校风不应该培养出不良学生,千夏却是例外。实际上,她曾经是个成绩优秀,体育出众,性格温柔的女孩子……但是现在你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到这些。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,她的腕力空手道连男生都甘拜下风。这也是为什么学校的学生们都不敢靠近她的理由。千夏却毫不在乎这些。

  「打火机呢……」

  千夏从口袋里掏打火机,蹭出火苗点燃一支烟。

  「呼……」

  烟雾随风缭绕。千夏一个人站在屋顶了望,这里是她少有中意的地方。感觉很清爽,就是风吹在脸上有点凉。

  「又要回去了」

  手里仍然掐着烟,就这么离开屋顶。不过不是回教室,而是回家。不愿回家的许多理由中的最大一条,是最爱的父亲的背叛。没什么大事,只是父亲有了外遇。但是有洁癖主义的千夏不能原谅父亲。因为父亲的不伦,家庭的气氛变得不和,苦重,无法忍受。二年级开始千夏已经夜不归宿了。大街上的混混认识了一大堆。有一段时间经常和他们整天在一起。但是,最终觉得自己和那些人不是一路,于是开始自己一个人在夜里的大街上闲逛。有好几次特别危险。那些混混到处找她要收拾她,还有一次差点被一群吸毒发狂的男人们强奸了。这时从背叛自己的父亲那里学来的防身术救了自己。女混混刚一照面就放倒了,男混混们吓得落荒而逃。甚至还有一个被打断了肋骨。

  千夏回想着。

  在学校,大家也为千夏的改变感到吃惊。仅有的几个朋友也离她而去。不过千夏倒不觉得难过,反而觉得这样更好。到现在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坏,只要不被周围的女友们说三道四就成了。和父亲一直不见面,和母亲也不太好。不知道该去哪里。只有一个地方可以,就是这个教室的屋顶。她长的很漂亮。身高一米七十多一点。漂亮潇洒的直发,容貌秀丽。该挺的地方挺,该细的地方细,本来应该很招惹男性的,可是因为一付不良少女的作派,男人们都不敢靠近。靠近的尽是一些自恋狂的男人,千夏只把他们当作臭虫一样看待。谁敢没完没了,那可就倒霉了。

  「啊……小早川小姐又要回去了吗?」山崎优子不满的声音。

  「随便回去是不可以的啊,我要记录出勤表的。」

  优子是学习委员。整天被一大堆谁也不愿做的杂事压的透不过气来。可是由于干什么都认真,每次都被选上。讨厌归讨厌,也无法推辞,只好唯唯接受。千夏随便早退,优子就无法记录出勤表了。每次都要给无故早退的千夏找个理由填上。虽然老师睁眼闭眼,优子还是觉得很恼火。

  「你就注意点嘛!」

  一碰到千夏,一向沉稳的优子也按捺不住了。不过,优子并不恨千夏,实际上很对千夏着迷。因为有一次千夏曾经救过她。

  去年秋天,优子少有的回家抄了个近道,不想被三个男人拦住了。

  「喂,和我们玩玩啊」

  「不!」

  「不听话啊小妞,好吧,不来也没辙拉,来,跟我们走!」

  「不要!」

  两个男人左右夹住优子。

  「小妞,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拉,谁让你跑这儿来了呢」

  是啊,如果不走近道就不会遇上他们了。抵抗是无济于事的,我的人生真不幸啊。优子正在绝望的时候,「三个无聊的臭男人」

  千夏的身影出现了。

  「你想怎么样!?」

  「随便了,先放了她」

  「什么?不放又怎么样!」

  「这样!」

  千夏飞出一脚。

  领头的男人捂着肚子,痛苦地弯下了腰。

  「还想再来?」

  一阵狂踢,这回踢的敌人满面鲜血。

  「好脏!下一个谁上?」

  「呀……」

  抓着优子的一个人扑了上来。

  「来吧!」

  边说边挥拳头打去,正中敌人颜面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敌人呆滞了三秒种后,直挺挺的倒下了。

  另外一个仓皇逃窜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这儿很危险,你不知道?」

  「知,知道了……」

  千夏转身l离去。

  「谢,谢谢!」

  千夏头也不回地走远了……

  那是刚升入高等部时的事情。等两个人进了同一个班,优子才知道自己的恩人是千夏。

  可是,开学第二天,就领教了千夏的自由散漫。

  「小早川休息?真没办法!」

  于是优子明白,那个女孩子是不良少女。

  又过了两个月,大家都穿夏装了,考勤表上千夏的病假栏依然填的满满的。

  今天同样填完之后交给老师。

  「难为你啊,山崎」

  「啊,我都习惯了」

  「小早川也是,总得想办法说服她改改啊」

  老师都有点咬牙切齿。问题少女就是麻烦。

  「找到她一定告诉我一声,那家伙说到底不是坏孩子。」

  「……知道了」

  优子也有点咬牙切齿。再是恩人,再对她着迷,也不能容忍她这样啊。学习委员的职务更让人痛恨。

  这一天下午,千夏来上课了。

  「小早川同学,为什么下午才来?」

  千夏似乎没听见,一会儿盯着天花板看,一会儿趴在桌子上打瞌睡。

  (真不应该管她)。

  「那么,来做题吧。木下做第一道,楠木做第二道,小早川,哈,今天来了嘛,那就做第三道吧。」

 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。几乎不来上课的学生能做出来吗?大家都紧张的看着。千夏却流利的解答了问题,就像事先知道答案一样。最先上黑板,最先回来。

  「第三题,嗯,很好小早川」

  千夏毫无表情,似乎没看到周围好奇的眼光。

  (真不愧是……)

  老师说过,千夏的成绩很优秀。优子心中对自己说。

  「第一题的关键是……」

  优子又看了一眼千夏,还是看着天花板,一付无聊的样子下课后,一开始大扫除,千夏的影子就不见了。

  「唉?小早川呢?」

  老师到处找,却找不到。

  「山崎同学在吗?」

  「在」

  「不好意思,能帮我找到小早川吗?」

  「啊……」

  优子犹豫着。

  「拜托了,今天是我叫她来的,想和她谈谈,所以要找到她,对不起啊」

  「明白了」

  越来越讨厌这个差事了。不过还好,那个人倒不难找,肯定在屋顶。

  「嘿……」

  优子吃力地打开铁门。

  「哇!」

  风好大。眯着眼睛走向那个绿色身影。

  「小早川同学」

  优子大声喊。千夏回过了头。

  「干什么?」

  「老师找你。啊,你抽烟!」

  「管你屁事」

  「不可以!未成年不可以抽烟!」

  「那么,怎么才算大人?」

  「这个……」

  优子语塞。

  「不知道?看你也不知道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我回家了,告诉渡边一声」

  「啊,等等,先不说老师,不要再抽烟了,你学习这么好,为什么不好好出勤呢」

  已经走出去的千夏听到这些,转身回到优子身边。把吸进肺里的烟吹进胆战心惊的优子的鼻孔里。

  「唔……咳咳……」

  优子抢过千夏手中的烟,团成一团。走进自己的房间,千夏脱下制服扔在一旁。自己救过的女孩真讨厌啊。

  「假正经」

  千夏嘟囔着。

  「不过……」

  优子有点下垂的双眼皮浮现在眼前。那是一对富有魅力的双眼,灵巧动人,紧紧盯着自己的胸脯看……

  优子的确很小巧,只有一米伍伍左右的个子。三围都不成熟,感觉正在发育。千夏自己内心的变化,连自己也不理解。

  「学校的传统?」

  苦笑了一下,再次点燃一支烟。

  (「不可以抽烟!」)

  那可爱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回响起来。千夏一阵无聊的感觉,决定出去走走。

  「啊……真难受」

  吸了一肚子烟的优子还止不住咳着。

  「真是的……」

  回家后,咳了好几回,可是喉咙还是难受。

  「我讨厌你了……」

  优子想着千夏的样子,是的,那个解救自己的人的样子,总让自己为难但是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的人。

  「千夏……」

  一阵激动无法抑制。强忍着那感觉,把自己屋子的窗帘拉下,遮住光线。慢慢地开始脱制服。兰白相间的制服,除了胸襟上的霞丘学院的标志刺绣以外,是一件地地道道的土气衣服。但是,却还有些变态的人就喜欢这个。衣服落下来,只剩乳罩和短裤。

  「啊啊……」

  优子呻吟着躺在床上。隔着乳罩轻揉胸部。另一只手放到短裤上面,慢慢地抚摸秘处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优子的坏习惯开始了,无法抑制的手淫。而且每次都想象着千夏,那高挑的身体弯曲着,温柔地亲吻自己,抚摸自己的全身,柔软的唇从下颚吻向下身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撩起T型的乳罩,手指搓动娇嫩的乳头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敏感的奶头受到刺激,开始变的坚硬勃起。优子一边摸奶头,一边把手伸进自己的短裤。「不行了……」

  想象着千夏一边吮吸奶头,一边抚弄两腿间的嫩肉。感受了一会儿刚发育不久的毛发后,开始进攻阴部。已经有点湿的秘处,由于手指的玩弄,流出了更多爱液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玩弄乳头的手指,终于也向下半身更需要的地方移动。干脆脱掉短裤,大胆地张开两腿。

  「继续……继续……」

  优子的妄想更加痴迷了,千夏伏在自己开成M字的两腿间,忘情地舔着花心,舌头沿着小阴唇侵入,柔软地包住勃起的阴蒂。

  「啊!」

  稍微有点流了,几乎来不及空想,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速激烈,咕叽咕叽地发出淫靡的声音,爱夜的分泌量越来越多,像洪水一样流出来停了一下,一根手指插进秘道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优子的阴道只能插进一根手指。再多的话让自己感到恐惧。自己太喜欢手淫了,连自己都有点害怕这样。

  千夏细长的手指似乎插在自己身体里面,轻轻抽插着。另一支手爱抚着阴蒂,轻柔的揪着。

  「啊!……」

  本来不能插入太深的优子,今天冒险突破极限,也因此提前达到高潮,全身一下子虚脱无力,肌肉松弛下来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想象着千夏温柔的怀抱中。

  「千夏……」

  一瞬间优子被空虚无力所困扰,竟然泪流满面。

  「千夏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
  「千夏!」

  千夏一进家门,就听到母亲担心的声音。

  「去哪儿了?好担心你啊」

  千夏理都不理,回自己房间去了。

  「千夏!」

  母亲生气地砸门却无计可施,门被反锁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几乎和母亲不说话了。明明被父亲所欺骗的母亲,竟然说出这样的话:

  「除了相信你爸爸,还能怎么样呢……」

  听到这句话时千夏愕然了。为什么非要如此相信自己的丈夫?如果是自己的话,作为女人,绝对不会如此忍气吞声的。

  千夏打开窗子,仰望着挂在西南方夜空上的月亮,点燃了一只烟。

  「能住在月亮里多好……」

  想到这里自己都有些吃惊为什么会有这样浪漫幼稚的想法,虽然谁也不知道,可是脸竟然红了。毕竟还是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啊。就这样和母亲过下去也不会幸福的。现在的母亲比出走的父亲还不可信。亲戚里又没有可以依靠的人。没有了,谁都不可依赖了。只有一个人独自生存下去。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。

  「优子……」

  没准儿,那孩子最能理解自己。话虽然有点多的讨厌,似乎可以谈到一块儿去。何况还救过她。

  「可是」

  不管怎么说优子有点太认真了。怎么会和自己这个不良少女搅到一块儿。

  「呼……」

  把抽了一半的烟掐灭。

  「做梦啊」

  自嘲地笑着,关上了灯,拉下窗帘,把衣服全脱光,全裸着钻进被窝。

  「谁能理解我……」

  大大的眼睛里溢满了泪花。

  第二天,千夏一早就来到学校。

  谁知道第一节课是自习。

  「喂喂,听说了吗,小早川是卖身女啊」

  「怎么会呢!」

  「绝对是的啊!绝对,都和上百个男人上过床呢!」

  「哎……?」

  「有这种事?」

  「绝对可信!」

  女生们的窃窃私语,早有只言片语钻进千夏的耳朵。千夏知道在这时候发火只会被当作傻瓜,于是仍然丝毫没有表情变化的坐在那里。

  「你们注意点!不许废话,好好自习!」

  学习委员的权力这时起了作用,优子制止了对千夏的中伤。别的学生一定认为只是学习委员在行使权力,连千夏也这么认为。真正的用意只有优子知道。

  千夏瞟向优子,两人的目光一瞬间接触了一下,又同时把目光转移开去。就好像相互刚有意识的男女一样。

  上午的课一结束,千夏就消失了。

  「真奇怪啊」

  「是啊,竟然无动于衷」

  「可是,那家伙力气可大了。听说和十个男人打架,竟然杀死了一个呢」

  「真的?」

  「当然真的,朋友告诉我的」

  谣言总是在事实的基础上夸大出来的。有时候还不止是夸大,还加上血和肉,添油加醋地传出来。喜欢造谣的主妇都是从学校里毕业的。千夏本想回家,不知为什么又折了回来。好久没有上完一整天课了。下午的课一点也没劲,老师就像念经一样闭眼照本宣科。千夏听着听着实在厌烦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即使这样,总算还留在教室里,照往常早就收拾东西大摇大摆的走了。优子是最高兴的。只要看见千夏在教室里,哪怕是睡觉也行。如果每天都来就好了……这并不是从学习委员的出发点,而是优子的个人感情。下课了。千夏没拿包,独自上了屋顶。优子忙着干完学习委员的杂事,令人厌恶的差事。可是今天似乎挺高兴,因为滥用了一次学习委员的权力。老师办公室里。看见优子之前,渡边对着桌子似乎在发呆。

  「山崎啊,辛苦了」

  「老师,怎么了?」

  「嗯,还不是小早川」

  「今天来上课了啊」

  「你知道是为什么?」

  「为什么??」

  「你不觉得奇怪吗?」

  「呵,我也不知道」

  「是啊……」

  班主任的头苦恼的摇着。真的是不可捉摸啊。优子回到教室。往常这时早该没人的教室里,却多了一个细长的身影。

  「千……小早川」

  差点叫出「千夏」来。

  「嗯……?」

  富有魅力的红嘴唇边依然叼着香烟。

  「啊……又抽烟!不许抽了!」

  「我乐意」

  优子这回有了准备,先憋了一口气,然后靠近千夏,以防再吸一肚子烟。

  「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。要把身体搞坏的……」

  话还没说完,千夏的嘴已经先堵住了她的唇,一口气把吸进去的紫烟原封不动的灌进了优子的肺里,然后才慢慢地移开嘴唇。

  「咳咳……咳咳咳!……」

  优子被呛得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  「咳!……千夏!」

  「什么?」

  刹那间的沉默。优子话一出口就后悔了。

  「这,这个……」

  「……优子」

  心怦怦地跳着,自己向往的女生,就在眼前,在眼前……

  「再来一次,好不好?」

  「不要烟嘛」

  「没有烟了……」

  两个人的嘴唇突然合在一起。

  「唔嗯……」

  优子的鼻息粗重而纷乱了。千夏的舌头撬开优子的嘴唇,捕获到她胆小鬼一般缩回的舌头。优子的舌头敏感地感觉着千夏舌头的味道,那是一股香烟的刺激性味觉,背后隐藏着一种莫名的甜味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两人分开嘴唇,拉出一条闪亮的唾液丝。

  「千夏,我……」

  「把走廊门关上去」

  「好,好的」

  一阵激烈的冲动。千夏拉上窗帘,教室里没有了光线,马上阴暗了下来。黑暗中,两人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。

  「烟呢?」

  「掉了」

  「真是的」

  「没关系,掐灭扔掉了」

  的确,谁会知道是谁抽的烟呢?优子偎依在千夏怀里,任千夏抚摸自己的头发,闻着千夏稍稍带有烟臭的体味,虽有一点不适,但还是感觉很受用。

  「优子」

  千夏摘下优子的领结,解开她胸前的扣子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优子羞愧地小声叫出来。

  「挺可爱的乳罩嘛」

  淡玫瑰色的胸罩上面,千夏的手在抚摸着自己小小的胸脯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坐这里」

  千夏抱起优子,放在桌子上。

  「哎呀」

  一只手冷不防伸进了裙子里,抚摸着温暖的大腿,慢慢向深处侵犯着。

  「皮肤好美啊……」

  优子的脸烧的通红。自己认为还很不好看的身体受到赞美,半分喜悦半分惭愧。千夏撩起优子的乳罩,把嘴唇贴向左边那个可爱的红樱桃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优子的梦想现在变成了现实。梦中的千夏用唇爱抚着自己。这样的事只要想起来就会心动过速,情欲昂昂。优子大腿间的神秘花园里,流出了甜美的蜜汁。

  「呵呵呵,有感觉了嘛」

  「不是的……」

  优子的脸红得可爱。隔着一层内裤,秘处湿润的地方清晰可见。这么湿,优子很少流这么多水出来的。

  「让我来尝尝味道」

  千夏的头埋进裙中,贪婪地嗅着优子的体味,那是一种带有官能刺激的甜香味道。

  千夏伸手向优子的内裤,优子两手撑起腰,让内裤顺利脱下来,成一小团挂在脚脖子上。

  「啊……!」

  第一次尝到舌头舔在小阴唇上的感觉,比想象中受用百倍,一下子达到快感曲线的高峰。

  「啊,啊,啊……」

  千夏的舌头毫不停顿地攻击着,绕过阴蒂的包皮,直接舔到阴蒂,还轻轻地咬着。

  「呀……!」

  爱液流的越来越多了,柔软的舌头把流出来的爱液都舔了起来,跟着立即又有爱液溢了出来,就像河堤决口一样。

  「啊,啊,啊!……」

  千夏的舌头伸进优子体内少许,感到入口很窄,于是马上拔出舌头,再次舔着秘肉,手指按住花心,轻轻地揉着。「啊……!」

  优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瘫软了下来。千夏从裙子里出来,抱住全身酥软,气喘吁吁的优子。

  「啊……千夏……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我喜欢你」

  「我也一样」

  优子攒起力量在千夏脸颊上吻了一下,两个人拥抱在一起。

  「啊……下面让我来弄你吧」

  「不,我不要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哈,没什么」

  「别这样,你不接受我吗?你讨厌我?」

  「不是的,只是……」

  「只是?」

  优子从后面抱住千夏。

  「我来那个了……」

  「啊,是这样啊」「是的」

  「那,这样吧……」

  突然抓住千夏的胸部。

  「啊!」

  「真大啊」

  丰满结实,这样形容千夏的乳房最合适。

  「……不要了吧?下次一定……」

  千夏从优子的怀抱里挣脱出来。

  「那也行,不过……」

  优子开始提条件。

  「你要每天来上学」

  「……好了拉」

  勉勉强强地答应了。可是,有些话不能不告诉优子。

  「有件事……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我无论干什么都心情不好……所以,一直不来学校……可是,不管到哪里,都感觉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……」

  千夏的眼里流出了泪珠。「所以……不知道自己该在哪儿,该去哪儿……自己迷失了自己……」

  所有的痛苦心情倾泻了出来。相信优子一定会理解的。

  「千夏,我会在你身边的」

  优子虽然没有完全理解千夏的心事,但总归让千夏的苦痛有了缓解。

  「千夏什么时候都是千夏,即使,即使心情不好……」

  片刻的沉默。

  「有我在,所以请学会忍耐……」

 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。

  「嗯,知道了」

  千夏的确感觉不平常。优子能成为自己的支柱,简直不可想象。自己也许真的应该和优子在一起,听她的话,学会忍耐,

  「那么就回去吧,天快黑了……」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可是?」

  优子偎依过来,再一次吻了千夏。

  「千夏……」

  「好,回去了!」

  「是的!」

  迎着晚霞,刚诞生的情侣踏上了归路。

  「喂,最近山崎是不是有点反常?一直和小早川在一起」

  「是啊,难道拿两个人在那个?」

  「哎~ ?那可太奇怪了,根本不合适嘛!」

  「那为什么那么粘乎?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还是的吧?」

  「是啊……」

  从那次以来过了一个月,优子和千夏变得亲密无间,无论去哪里都是两个人一起。千夏找到了自己应该去的地方,每天来学校的理由,就是找到一个好心情。

  「优,有人说咱们呢」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优子被叫成了「优」。

  「随便好了,说的是真的嘛」

  「倒也是。那现在来一次?」

  「还有很长时间才上课……好吧」

  「好的!」

  千夏站了起来。优子跟在后面,教室里的视线集中在俩人身上。

  「绝……对!」

  「搞到一起了!」

  无视教室里的窃窃私语,两人上了屋顶。打那以来,在各种地方做过那件事情。放学后经常在教室里做,最近好像有风声泄漏,经常有人放学留下来,好像故意要干扰一样,没办法只好换地方。有一次在部活动用的体育用品仓库里,躺在垫子上的优子被弄得兴奋之际,高超的时候竟然失禁了。垫子上留下了一滩很明显的黄色印记。那时千夏也慌了手脚,赶紧结束回家了。后来虽然没听说有人发现那块印记,优子总是胆战心惊,千夏却不以为然。还有一次在社会科教材室,根据优子的经验,谁也不会去那里拿教材。那些满是灰尘的地图和模型从来不用来教学。至于钥匙只有学习委员有,千夏也复制了一把拿着。

  「优子也够滑头的嘛」

  沾优子的光,两个人的乐趣越来越多了。虽然不太喜欢那个满是灰尘的房间。这里可以用的东西只有一个大台子。先用抹布擦干净,优子就躺在上面。然后千夏从上面慢慢上来,这个房间的前面的走廊楼梯是老师学生去升降口的必经之路,所以可以边停脚步声边偷情。

  两人就这样快乐地过了一天天。可是优子的不满是,到现在还没看过千夏的全裸,千夏的秘处从来不让自己爱抚。

  今天在屋顶,还是单方面被爱抚,千夏连制服都不脱。

  「千夏……」

  「嗯?」

  「让我也做一回嘛!」

  「做什么啊?」

  千夏装蒜。

  「让我……让我也弄一回嘛」

  「弄什么啊?」

  「千夏啊!」

  「哼哼」

  千夏冷笑。

  「有什么不对的嘛!」

  「没……有,什么都么没有」

  「那……」

  「今天,去我们家吧?」

  千夏的目光在引诱着。

  「好……好啊!」

  「好的,到时候……虽然难为情,就摆脱优了……」

  千夏的脸红了。

  「谢谢」

  下午上课的铃声响了。

  整个下午,优子根本没心思听课,一直在走神。千夏看着发呆的优子,从心底流露出爱怜。

  「千夏的家真不错啊」

  优子羡慕地说。

  「托老爹的福」

  父母虽然没有正式分手,作为补偿把房子先归到母亲名下。

  「我对这个家没什么留恋」

  打开门进屋。

  「请吧」

  「打扰了!」

  「千夏?」

  屋内传来声音。

  「啊」

  出现的是一个已经不年轻的女性。

  「啊,是朋友吗?」

  「初次见面,我叫山崎优子」

  「你好你好,千夏也是的,为什么不早说呢?早说一声我好准备啊」

  「别烦人了」

  「哎?好,好吧,知道了。优子是吧,我女儿任性,你们要好好相处啊」

  「是」

  千夏一言不发带着优子上楼。

  「千夏,我有事要出去」

  「随便拉」

  象早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,先把话题打断了。

  「她今天怎么在家,平常都是把钥匙留下的」

  「可是,妈妈看起来很关心千夏的啊」

  千夏听到了优子的话,但是,对母亲的心情无法改变。

  「有点脏哈」

  「哇……」

  房间的装饰令优子吃惊了,家具的整体布局非常自然调和,而且,房间非常宽敞。「这么大,扫除起来一定很吃力吧」

  「还行吧」

  千夏放下书包,打开窗子放暑气。

  「那么……」

  「千夏!」

  优子高兴地抱住千夏,把千夏压倒在铺着淡蓝色床单的半双人床上。千夏感觉优子和往常不一样,但是今天就打算让优子满足心愿的。

  「优……随便怎么都可以」

  「千夏,真可爱」

  看着脸颊绯红的千夏,有种抱紧她的冲动,于是就那么做了。两人温柔地接吻,从来都是被动的优子,今天主动攻击了。舌头滑进千夏张开的唇间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两个柔软的舌头像在梦中一样缠绕着。优子的唾液流进千夏的口中,被千夏全部咽下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先放开千夏的唇,开始轻吻她的颈部。

  「真痒啊……」

  解开千夏胸前的扣子,把手伸了进去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不要克制,我想听你的声音」

  千夏的身体晃了一下,慢慢地失去力量。优子的手抚摸着她丰满的胸部,解开前系扣乳罩的挂钩,露出千夏雪白的乳房。

  「好美啊……」

  「啊!」

  突然含住乳头,用牙齿轻咬着,吮吸着。千夏开始喘息,愉悦地扭动着腰肢。

  「好敏感的奶头啊」

  优子开始把手伸向下半身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先是在裙子上面抚摸大腿根部,然后把手伸进里面。大腿上面都是汗水,深处的花丛中已经吐出露水。「啊~ !」千夏的呻吟声和平常完全不同。到现在竟然没有让理性占上风。是的,只有想着优子自慰的时候才会这样。而且现在,优子正在安慰自己的肉体。

  「千夏,感觉好吗?」

  优子的舌从乳头向肚脐滑动途中,突然离开千夏的身体。然后解开裙子的挂钩,抬起千夏的腰,像着急一览究竟似的,一下子把裙子和内裤脱了下来。

  「好难为情……」

  和平常不同的千夏好可爱。优子的舌头沿着大腿根进发,准备接取爱的果汁。

  「啊!……」

  用言语形容的话,涩涩的,刺激的滋味在舌头上扩散着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舌头沿着肉缝向上,到达了那颗要命的肉粒。

  「哇啊……!」

  只是轻舔了一下,就见千夏大口气喘息了起来,身体上出满了汗水,爱液哗

  哗地流出来。

  「啊,啊,啊!」

  用鼻尖左右摩擦着黑色的耻毛,然后再次侵犯爱液的源泉。

  「唔啊……!」

  秘部稍微张开一个小口。顺势把舌头伸进去,立即赶到抵御异物的收紧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拔出舌头放在阴蒂上,然后用手指慢慢地插入千夏的体内。

  「啊!」

  食指渐渐没了进去。感觉着温暖柔软的肉壁,整根插了进去。

  「啊,啊……啊」

  千夏娇喘着。优子大胆地把中指也插入进去,再加上一根无名指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  千夏的脑中一片空白,优子的舌头也愈发大胆地动作,翻开阴蒂的包皮侵犯快感的中心。爱液流的满处都是,三根手指上也沾满了爱液。抽插的动作开始迅速,剧烈。

  「啊……!」

  千夏全身一阵痉挛,肌肉一下松弛下来。躺在那里,身上汗水涔涔。第一次得见的千夏的裸体是那么美丽。

  「千夏……我爱你」

  虽然有意识,但兴奋的余韵让千夏说不出话来。脸颊上又布满了优子充满爱恋的吻。

  知了声声。夏天来了,长长的假期开始了。

  「优,假期干什么?」

  「嗯,想去什么地方。」

  「我要和优子在一起」

  「我也和千夏在一起」

  优子偎依着千夏,千夏轻吻着她的额头,两人的感情像这个季节一样,越来越火热。


  【完】